English 設爲首頁登錄內網登錄郵箱登錄VPN

官方微信

新樣態學校的教育張力

【浏覽字體: 】      發布時間:2018-11-30      來源:教育研究雜志

  

杨秀芹 陈如平

  华中农业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 彩票排行榜基础教育研究所

 

  摘要: 教育新样态是建立在教育反思基础上的本真回归,强调学校的存在以人性为理由,以温度求共情,以故事来化通,让美感贯穿教育始终,最终建构“有人性、有温度、有故事、有美感”的新样态学校,依此彰显教育张力,还原教育本真之样态。新样态学校在实践上兼具统一性与多样性。

  作者簡介:杨秀芹,华中农业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副教授,彩票排行榜基础教育研究所博士后(武汉430070);;陈如平,彩票排行榜基础教育研究所所长、研究员(北京100088);

  基金:彩票排行榜2016年度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项目“新样态学校——中小学、幼儿园内生式发展的理论框架与实施机制研究”(项目编号:GYB2016002)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EducationalTensionofNewModalitySchool

  YangXiuqinChenRuping

  CollegeofPublicManagement,HuazhongAgriculturalUniversity   InstituteofElementaryEducation,ChineseAcademyofEducationalSciences

  Abstract:Basedoneducationalreflection,neweducationalmodalityisaformofreturningtonature,emphasizingthatschool'sexistenceshouldfollowhumanity,generateempathythroughpursuingwarmth,enhanceintegritythroughtellingstories,pervadethewholeeducationprocessthroughmakingaestheticfeeling,andultimatelybuildakindofnewmodalityschoolwithdistinctfeaturesofhumanity,warmth,story-tellingandaesthetic.Alltheseendeavorsdemonstrateeducationaltensionandmakeeducationreturntoitsauthenticmodality.

  Keyword: educationalmodality;newmodalityschool;educationaltension;

 

  《反思教育:向“全球共同利益”的理念轉變?》的序言中指出,“再沒有比教育更加強大的變革力量”。在當前社會變革的背景下,我們有必要以這種人文主義價值觀作爲教育的基礎,對教育本質進行研究和反思。通過反思,“人教育行爲背後被麻痹了的意識得以喚醒,使人們以新的視角重新審視自己的教育實踐”[1],因此,教育實踐應該回歸教育本真,從工具本位轉向育人本位,關注人性的共同點,回歸教育何以爲教育的質的規定性,在回歸中培育教育實踐的內在追求。這種回歸是一種更高程度的自我超越,包含教育樣態之存在、可能和必然的無限張力空間。基于反思教育本質而存在的學校樣態,其“新”恰如其分地觀照了人性的回歸和交互主體性,關注了教育過程的統一性和體驗的愉悅性。“有人性、有溫度、有故事、有美感”在一定程度上解釋著教育發展的樣態,並在實踐過程中把教育的張力淋漓盡致地發揮出來。

  一、教育樣態的三個範疇

  “樣態”是西方哲學從傳統走向現代過程中提出的重要範疇。本文之所以選擇樣態學說,是因爲它不僅可揭示教育發展的內在動力和首要動因,還可解釋教育事物的多樣性。教育新樣態超越了對教育“是什麽”的陳述,其致力于澄明被遮掩的本真的教育樣態,並考察這種樣態存在的可能性與必然性。

  (一)教育樣態之存在

  人是生而具有靈性的種子,生而蘊含無限的發展可能,教育的重要內容就是使人原始的靈性和素質呈現出來。從詞源的角度,Education是由拉丁語Eduiêre而來,而Eduiêre又是從動詞E-ducêre變成的,“E”在拉丁語中有“出”的意思,“ducêre”有“引”的意思,所以,Education有“引出”之意,教育即是一種從人的身上誘發、引導出人們所期望的品質、能力等精神活動能力的活動,教育的本質不是給予,而是“引出”、“喚醒”、“激活”人的靈性。發展人的靈性就是教育的本體,也是教育樣態之存在。

  (二)教育樣態之可能

  凡與教育質的規定性一致的就是可能的,教育一旦回歸育人本位,“按照人性靈的邏輯開展教育實踐,就能夠開展出本真的教育樣態,能夠引導人走向本真的生存”[2]。教育作爲培養人的活動,除了本體的人性的“引出”,還體現其社會屬性,文化環境和社會規範都在人的培養過程中轉化爲經驗和形式條件上的一致性。教育樣態的可能既體現在人本性的引申與呈現,也體現爲社會屬性上的文化“內化”與社會本質的“內化”,教育不是孤立存在,而是存在于一切關系中。

  (三)教育樣態之必然

  可能性規定著教育發展的方向,而必然性則是在教育發展方向上現實性與規定性的統一,缺乏規定性的教育樣態易陷入無限制的“自由”,不加限制性的教育樣態則易進入理想主義的陷阱。教育樣態的必然性是在可能性基礎上的收斂,凡是與現實的聯系是按照經驗的普遍條件而被規定的,即是教育樣態之必然,這種現實性和規定性最終表達爲順應教育質的規定性並得以實踐的狀態。

  教育樣態的必然方向是教育實踐,而實踐的載體是學校,新樣態學校基于教育樣態必然性的追求,又在實踐過程中充分拓展教育樣態的可能性,並在必然性與可能性的平衡中回歸教育本質。學校樣態之“舊”,即教育實踐背離教育本真漸行漸遠,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束縛著人回歸本真、追求至善。學校樣態之“新”體現在順應教育樣態的現實性和規定性,對現有學校教育狀態進行反思和批判,突破以往的發展方式,強調立足本土文化和自身基礎,主張內生式發展之路,創建原生態、去功利、致良知、可持續的現代學校,故爲“新樣態學校”[3]。新樣態學校是教育追求的必然樣態,即創設“有人性、有溫度、有故事、有美感”的教育情景,用以培育和提升人的靈性,使之得以充分生成、達到至善。

  二、新樣態學校的張力特征

  教育张力呈现着教育本质和内涵上的延展弹性和空间,新樣態學校的教育張力体现为现有教育样态在必然性向度上的拓展与延伸。新样态学校的实践体现为人性基础、教育关系、教育过程和教育效果四个维度的统一。

  (一)物性到人性:教育存在以人性爲理由

  教育質的規定性是培養人的活動,但作爲“人”和“人性”進入教育視野卻非規定性可以解決。人作爲“曆史性的存在”是不斷生成的,馬克思把這個過程概括爲“人的依賴性”、“物的依賴基礎上的個體獨立性”、“個人全面發展基礎上的自由個性”三個基本階段。[4]

  教育要培養人,首先必須直面人性的張力。教育是“以人爲目的,以成人爲宗旨,以人對人的方式進行‘人’的教育”[5]。因此,人性基礎是不可回避的問題,“教育的意義只能在探索教育與人、教育與人生、教育與生活等問題的過程中去尋找”[6]。如果教師剝離了對學生人性和人格的尊重,其教育行動便同時剝離了教育性,因此,新樣態學校所體現的教育張力首先是人性的回歸,教給人作爲“人”最本質最需要的東西,人才能擺脫“物性”的自我封閉而走向開放,才能像馬克思所盼望的那樣——使人成爲個性自由發展的人,使人更像人。在教育理念上,新樣態學校追求“物性”向“人性”的過渡,以此爲教育者的信念並行爲。

  1.教育需存仁愛之心

  仁愛是教育活動的基調,仁愛的本質是以“善”爲出發點的推己及人,教師如果時刻以善的初衷與學生交往,盡管我們不能具體確定施善的手段,但卻可以而且必然會接納、理解和尊重學生,站在學生的角度,用他們的眼、心來體會他們的經曆,設身處地爲學生著想,善的形式意義是確定的,新樣態學校所追求的是教育本原所謂“善”的意義,即教師要以學生爲本、以善爲本、關愛學生,盡可能地引申並擴張學生的自然本性和善性。

  2.教育要具包容之心

  學生是多元的、多樣的,每個學生都有無限發展的可能,不僅成爲教育活動的起點,而且成爲教育得以實現的前提,因此,過早地評判學生、區分學生是對教育本質的背離。教育樣態的必然性體現爲認可並尊重學生的多樣性發展的存在與可能,新樣態學校所追求的包容之心是教師能夠深刻理解學生發展的多樣性,有存異之心。現有的評價標准所衡量的僅僅是學生發展的某個方面,教師要重視成績好的學生,也要容得下成績暫且落後的學生並賦予更多期待,尊重學生生命曆程的主體性和積極性,每個孩子都是含苞待放的花朵,他們理應獲得應有的期待和關注,切忌因爲教師包容和期望的缺失使學生心理的壓抑感變成學校教育的“副作用”。

  (二)主體性到主體間性:生命的觸碰以溫度求共情

  主體間性是交往理論的核心範疇,是“兩個或兩個以上的心靈彼此可進入性,兩者不僅均可意識到彼此的存在,而且均可意識到彼此傳達信息的意向”[7]。從主體性到主體間性,是人對自身和外部世界認識的深化,主體不再“孤立”存在而是主體間的“共在”,人的存在是“自我主體與世界主體間的對話和交往,是對自我與他人的認同,因而更可能是自由的生存方式和對生存意義更全面的體驗”[8]。

  主体间性教育要思考和解决的问题是构建平等民主的师生关系和如何处理主体间的关系。教育主体性使学生逐渐获得教育过程中的主体地位,但这种主体性的认知所赖以支配的教育关系是一种静态的均衡关系,仅仅体现为教育样态的可能性,不符合教育的主流。教育的主体间性是主体性的延伸,主体间性更倡导以对话和交往形式的共在,教育关系更体现为一种主体间的交往、交互活动,这就需要教师既要时刻关注自身作为主体的存在,又要观照学生的主体存在,是自我主体与对象主体间的平等、共生关系的对话交往。唯此才能唤醒学生自身创造性的自觉意识,培养创新的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建构其丰富的精神世界与生活世界。在马丁·布伯看来,真正的教师与学生的关系“是一种‘我—你’关系的表现。为了帮助学生把最佳的潜能充分发挥出来,教师必须把他看作具有潜在性与现实性的特定人格。更准确地说,他不可视学生为一系列性质、追求和阻碍的单纯组合,而应把他的人格当作一个整体,由此来肯定”[9]。主体间性是一种教育关系也是教育存在,新樣態學校的教育張力是基于教育的主体间性,并在教育关系的各个方面彰显,具象为学校、教师对学生的接纳、关注、交互与共情,学校一切关系的起点均基于生命的交互与触碰,发自爱,发自教育规律。

  1.教育關系的起點是接納和關注

  學校所有教育行爲都建立在愛的基礎之上,教師需要打破傳統的物理邊界,消除心理距離。教師需從情感和心理上接納學生,並賦予學生更多的關注、鼓勵和期望,相信每個學生都有無限發展的潛力,都可以通過教育引向美好的方面,相信教師與學生的對話和交往互動會産生良好影響。“教師在教育上的英明,就是要讓孩子任何時候都不失掉信心。”[10]學校教育要從接納、關注和期望中尋找教育樣態的必然性方向,並由此實現學生發展的完整性,學生不僅可獲得知識與技能的提高,而且在情感、意志品質、個性人格等方面亦能獲得全面、可持續的發展。

  2.教育關系的表達是交互和共情

  教育主體間性的核心就是建構“以主體間性”爲特征的交往模式,[11]即在交往中建立自主、平等、合理的主體間交互關系和相互作用,形成一個有溫度的、關愛的、親切的育人環境。交互的主體是多元的,在學校場域中,教師、課程、文化、學生都可能會發生交互。而在多元主體交互的過程中,理解是教育的存在方式,在理解的過程中達成共情。共情是一種能力,是新樣態學校中的教師所必需的,表現爲教師能設身處地地體悟學生的處境,對學生的情感、情緒具備感受力和理解力。共情搭建了學生與課程的有意義對話,使學生與課程、與教師發生有意義關聯,學習不再是被動的、消極的,而變爲自主的、積極的接納過程。

  (三)對立到統一:教育過程以故事來化通

  我們常用“二元對立”來概括個人與環境、主觀與客觀、自我與他我等對生概念,強調的是兩極之間的不可調和性,社會學家試圖通過理論來超越這一困境。布迪厄爲解決這一對立構建了“慣習理論”,慣習是主體主動、實踐性地認知社會的一種認知結構。在其看來,盡管社會確實存在著一個客觀結構,也同樣千真萬確的是,社會在根本上是由“表象與意志”所構成的。要完成主觀與客觀的統一,必須借助“一個同時具備了持續性與變換可能性的性情傾向體系”[12],即慣習。布迪厄認爲,場域是一個有著自己慣習的建構性空間。每個在場域裏的行動者並非依靠外力去建構,場域具有使他們主動參與的傾向。在學校這個場域中,學校文化、教育制度相互作用形成一個相對獨立的社會環境或者空間,學生接受教育的過程即與學校環境發生聯系的過程,發展必然是個人與學校環境從對立走向統一的建構過程。新樣態學校教育張力體現在教育過程上是用故事的建構來完成學生慣習的生成過程,故事搭建起學生與教師、與環境的溝通,把學校中的人和學校環境融爲一體,並把交往協作中的經驗和德性內化爲共同的行爲准則與傾向。故事來源于學生自身的經驗基礎,來源于學校的文化氛圍和環境,經過學生的主動建構,不斷地強化或者調整故事的圖式。學校環境的變化也使“故事”有更多的體驗和注解,學生變成故事中的人,又不斷構建和完善著故事的內容,學校全部的教育用故事的結構融滲到學生的全部生活,體現了教育方式上的新樣態。

  1.教育過程遵循開拓與融滲

  新樣態學校強調開拓學校環境和學校文化的教育意義。在學生建構“故事”的過程中,學校環境並非是“外在的、偶然的、派生的,而是內在的、本質的、構成性的,每個外在于個體、與之發生關系的人與事物都在建構著他的存在”[13]。學生不是觀望者而是參與者,學校的辦學理念和文化都可以用故事進行表述,學校的雕塑、文化牆、校訓、理念等都構成“故事”的腳本和要素。學生從“行爲者”變爲“行動者”,他們能夠觸摸到的、能觀察到的事物直接融滲到“故事”中,學生的理智、情感與學校環境實現高度的統一。

  2.教育過程追求涵厚與化通

  《詩經》以詩歌的典型意象描述了人生活的許多方面,通過反複吟唱,可以發抒志意,涵養情性。教育的過程也是同理,學生通過“故事”的複制和變革實現教育和精神的內化。在此過程中,學生的理智和情感得以涵養和教化(涵厚),感受力變得靈敏和強大,並通曉教育之道(化通),學生心智的開發被恰如其分地定義爲以德爲鄰的充滿道德意義的擇善能力,學校的環境和文化隨著學生的主動參與而更具“親和力”。譬如,校園景觀可以讓學生參與設計和命名並給出理由,這就形成了“故事”,包含著學生的成長過程,反映出學校的辦學理念,更镌刻著學校的精神長相。學校教育不再是固定的、刻板的模式,已經變成一種普遍合適感的獲得,融合滲透到學生的全部生活,學生的心智和德性得到開拓,各方面能力相互涵厚以至化通。

  (四)存在到愉悅:讓美感貫穿教育始終

  學生主體性的認知解決了學生在教育中的存在狀態,這是教育的基礎。觀照學生的存在狀態和體驗是教育樣態沿著必然性方向的拓展。一方面,體現爲營造人文化、人性化的生態心理空間,讓教育的體驗必然是在輕松、愉快、舒適的感受中潛移默化;另一方面,關注學生生活體驗的生成,“使學生通過教材、教學所學得的一切能回到他自己的生活中去,用以解決他們生活中所關切的問題,改變他們的生活方式,提升他們對生活的認知、態度、價值觀等”[14]。就“全人格”的發展來說,教育是培育智、意、情統一的完整的人,在這個過程中,理智和意志構成人與世界的認識關系和實踐關系。“理智的工作僅在于認識這世界是如此。意志的努力在于使世界成爲應如此。”[15]知識教育可鍛煉學生的智力,提高認識世界和改造世界的能力,意志教育可培養學生堅毅的意志和耐性。審美教育起到知識教育和意志教育無法代替的作用,達成感性與理性相統一的情感體驗,實現學生在認知上感性向理性的提升,並達到“理性的興奮”[16]。美是一種自在的心境和舒適愉悅的感覺,審美體驗和想象能培育出美好的情感,“通過使善從屬于認識能力而補充善”[17],讓學生在學習過程中獲得美感的體驗。

  有美感的教育是教育样态的审美建构,也是教育效果的追求。新樣態學校的教育張力主要是指,从审美的层面观照学生存在状态和体验,教育过程要缓慢,要发觉教育自身要素构成的美,更要涵养这种美,让美感贯穿教育始终。新样态学校更希望把有美感作为一种标准审视教育过程。教育中有无限美的要素和形态,需要“内化”为学校的样态。外在要素的内化使学校创设美的现实,内在要素的内化使学生作为主体获得美感。外在要素都可创设美的现实,而内在要素则都可以锻炼“内在感官”,获得捕捉、欣赏、超越美的能力,让学生在快乐中体验成长、享受过程,达成最好的自己或是自己最好的方面。

  1.審美追求意在陶冶

  把審美教育視爲學校的價值體現和使命,具體的實踐形態表現爲幸福教育、快樂教育和審美教育諸種。學校教育不應該是靜止的符號化知識的傳遞,而應該是追求美、創設美,用藝術或美好的形態作爲具體的教育手段。學校所要創設詩意的安居地,如海德格爾所描繪的:大地是詩意的,世界是詩意的,生活是詩意的,也是美的、意義的。[18]學校給學生呈現“詩意的世界”、“美的世界”、“意義的世界”,教育者的心靈進入一種創造的境地,在內心深處喚起教育美的享受,作用于學生的情感世界,讓學生敞開心靈和體驗教育過程,對學習産生無限的享受和愉悅,潛移默化地塑造完美靈性,獲得全面發展。

  2.審美意識在體驗中養成

  美感是審美主體接觸審美對象時所産生的一種愉悅的心理感受,是兩者發生互動的一種愉悅體驗。無論是教育者還是受教育者,都不僅要捕捉到美的情景,更重要的是能轉化爲審美體驗,方能真切體會他人、群體與自己的知、情、意的特質趨同或者差異,即需要具備審美意識。美學家哈奇生把這種審美意識概括爲“內在感官”[19],它是一種掌握複雜觀念的能力,它能夠把握多樣統一的美,並由此帶來強大的快感。教育和環境對“內在感官”具有非常重要的影響,因此,教師不僅要提高自我美感獲得的感知意識和能力,也要意識到學生具有與生俱來認知美、感受美的能力,並進行引導和發展,讓學生充實自我、體驗自我、肯定自我和實現自我。

  3.美感的內生與再造

  “真正的美是不能脫離人的意義世界和精神世界的,不能脫離人的創造性而僅僅停留于自然的尺度。”[20]創造美感的過程就是把學校教育場景中的諸要素進行自然屬性的再加工和藝術化,使審美客體更符合審美需要,讓學校的一草一木進入學生的欣賞視野,讓學生成爲學校美感的受益者而非旁觀者。托馬斯·阿奎那認爲,美感的創造需要三個條件:第一是事物的整體性或者完善,因爲有缺陷的東西其結果必是醜的;第二是恰當的比例或者和諧;第三是明晰,色彩的明快。[21]新樣態學校在美感創造過程中力求整體、和諧、明晰,把每一次教學活動視爲一種獨具價值的美感創造。

  4.基于存在和實踐的審美超越

  審美超越要基于對學生生命本原的認知,是審美存在和審美實踐的超越。審美存在解決學校對審美需要的認知,審美實踐即學校創造美感、踐行審美教育的需要,因而存在一定程度的功利性。審美超越則是學校對審美的需要已經擺脫了功利性的需求,是教育中個體審美自由本質的體現。如此審美追求、審美意識、美感創造才會更切實持久。並得以關注,也使得學校的審美具備自己獨特的內涵和性格,使教育張力得到顯現。“在苦難中看到希望,在幸福中免于沈淪”[22],這是新樣態學校的應然取向。

  三、新樣態學校實踐的統一性與多樣性

  《淮南子·原道訓》:“形神氣志,各居其宜”,闡明了統一性和多樣性所體現的形神相依是一切事物和生命存在的根本規律。新樣態學校是教育樣態的具體實踐形式,其教育張力起于教育樣態的客觀存在,並在教育實踐中呈現教育樣態的多樣性可能,止于教育樣態現實性與規定性所限定的必然。新樣態學校是教育實踐指向未來的一種模式,是爲了引導學校基于教育樣態必然性追求下的原始創新和內涵建設,在充滿張力的教育空間中,新樣態學校兼顧教育本質回歸與教育樣態多樣性,所呈現出的統一性和多樣性是教育發展的客觀形式,統一性體現在新樣態學校教育本質、本真上的追求,上下叩問生命和教育的初衷,多樣性則體現在新樣態學校的生成性和不確定性。新樣態學校既有共通的本質,又包含無限發展可能的獨特性。

  統一性始于新樣態學校教育張力的起點,即用以支撐學校發展的靈魂和理念必須源于教育本質和本真。“去功利、致良知”,實現個體生活價值的獲得和道德人格的提升。這既是新樣態學校教育張力的起點,也是新樣態學校的價值認識和判斷的基礎,是基于此的一種自覺選擇。新樣態學校實踐的統一性首先關注教育的主體是人,關注學校教育中“人”的狀態,更要關注學校教育的整體性。我們需要何種價值的學校,如何實現這種價值,這是以學校教育價值取向爲內容的教育樣態的可能性呈現,並非懸空于教育過程之外,而是滲透在學校教育中,直接決定教育關系、教育過程和教學效果的學校教育的運作方式和實踐形態的育人選擇。新樣態學校所追求的,就是把這種統一性的價值取向和選擇內化爲學校的自覺行動,學校的發展從教育原點上感知受教育者的生命情態,並在實踐中凝聚學校魂魄,在選擇中兼具選擇理性和行動理性。

  多樣性釋放新樣態學校教育張力的空間,新樣態學校建設不是無意識狀態下的行爲,也不是被迫接受的價值取向,而是基于教育本質基礎上的能動選擇。如此,才能彰顯實踐主體的意義和價值。每所學校都是一個獨立的思考者和行動者,同時指向對學校教育的認知與實踐。“不是將既有的規則或理論應用到生活世界,如此有將實踐化約爲技術的危險,而使實踐的主體淩越情境之上,成爲情境的控制者。”[23]這是新樣態學校教育張力的釋放與多樣性顯現。從生成性的角度,學校教育是遵循教育樣態必然性下的自由生成,而不是外在的強迫,每所學校的樣態呈現包含學校的基因與氣質,印刻著學校的文化烙印。從不確定性的角度,教育過程的多樣、多變和多維體現出來難以確定和不可預測等特征。教育樣態在可能性的維度上已經顯示教育過程的多元和多樣發展,不確定性是人自由的前提,也是教育意義、教育價值追求的基礎。作爲新樣態學校實踐多樣性的回應,每所學校都能立足自我,實現突破,每所學校都具備獨一無二的特點,每所學校都有內生于學校基因的教育追求,形成叢林生態式的學校發展格局。

  參考文獻

  [1]于偉.教育哲學[M].北京:教育科學出版社,2015.14.

  [2]朱新卓.本真生存與教育[M].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13.56.

  [3]陳如平,劉憲華.學校課程新樣態[M].北京:開明出版社,2016.1.

  [4]胡海波,等.哲學與人性的觀念[M].長春:東北師範大學出版社,2015.242.

  [5]王嘯.教育人學:當代教育學的人學路向[M].南京:江蘇教育出版社,2003.235.

  [6]金生鈜.教育學的合法性與價值關涉[J].華東師範大學學報(教育科學版),1996,(4).

  [7]尼古拉斯·布甯.西方哲學英漢對照辭典[Z].北京:人民出版社,2001.519.

  [8]程江.激勵的本質與主體性的轉化:以道爲本的激勵哲學及操作模式研究[M].天津:南開大學出版社,2014.101.

  [9]馬丁·布伯.我與你[M].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02.114.

  [10]蘇霍姆林斯基.把整個心靈獻給孩子[M].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1981.91.

  [11]馬新穎.異化與解放——西方馬克思主義的現代性批判理論研究[M].北京:中央編譯出版社,2015.186.

  [12]皮埃爾·布迪厄.實踐與反思——反思社會學導引[M].北京:中央編譯出版社,1998.83.

  [13]江蘇社科名家文庫·魯潔卷[M].南京:江蘇人民出版社,2015.198.

  [14]魯潔.再論“品德與生活”、“品德與社會”向生活世界的回歸[J].教育研究與實驗,2004,(4).

  [15]黑格爾.小邏輯[M].北京:商務印書館,1982.420.

  [16][22]王元骧.審美:向人回歸[M].杭州:浙江大學出版社,2015.211、311.

  [17][21]沃拉德斯拉維·塔塔科維茲.中世紀美學[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1.300、317.

  [18]海德格爾談詩意地棲居[M].北京:中國工人出版社,2011.

  [19]北京大學哲學系.西方美學家論美和美感[M].北京:商務印書館,1980.100.

  [20]葉秀山.美的哲學[M].北京:東方出版社,1991.45.

  [23]崔允漷.課程·良方[M].上海: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2007.353.